推广 热搜: 山西  朔州  山阴县  ___  朔州市  怀仁  山西朔州  经济  招商   

朔州市:“塞上绿洲”“旅游+”

   日期:2023-05-04 16:30     浏览:112    
核心提示:西出雁门关,像是推开另外一个空间的大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画面感迎面而来;连绵的广武长城无声讲述着曾经的狼烟烽火在山西省朔州市这片古老土地上,历史与现实交相呼应,成就了塞上绿洲的独特魅力。从上至下依次是:朔州市平鲁区高石庄乡大河堡村、广武长城、桑干河两岸美景从上至下依次是:朔州市平鲁区

 西出雁门关,像是推开另外一个空间的大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画面感迎面而来;连绵的广武长城无声讲述着曾经的狼烟烽火……在山西省朔州市这片古老土地上,历史与现实交相呼应,成就了“塞上绿洲”的独特魅力。

从上至下依次是:朔州市平鲁区高石庄乡大河堡村、广武长城、桑干河两岸美景

从上至下依次是:朔州市平鲁区高石庄乡大河堡村、广武长城、桑干河两岸美景

近年来,朔州市大力推动生态文明建设,探索“旅游+”模式,以高品质文旅融合推动高质量发展。

不毛之地变绿洲,生态旅游正当时

地图上看,朔州占据着山西的西北角,这里大山、大川并不算多,却因其独特的高原地貌,成为众多历史地理爱好者魂牵梦绕之地。

右玉县,朔州一张绿色的名片。人们传颂右玉,不仅是因为它是塞上绿洲,更在于它久久为功、一任接着一任干,硬是将70年前不到1%的林木绿化率,提升为现在的57%。

这中间的数字变化,凝聚着无数心血。右玉县李达窑乡马头山村村民李云生,几乎每天吃住在山上。记者见到他时,他正给去年刚间种进去的沙棘林拉管浇水——在蒸发量较大的右玉,这样的工作不仅耗费人力,且抽提水的费用,每亩就好几百元。

年轻时,李云生参加了右玉的几次绿化“大会战”。提起那段往事,李云生至今仍两眼闪着光亮。当年,常年的风沙几乎要吞没当时的“右卫古城”,李云生上学时,白天都要点着煤油灯,“风沙太大,经常白天就和晚上一样。”晚上把门闭得紧紧的,第二天一推门,黄土到了膝盖高。

右卫绿化保卫战打响后,当地人以乡镇、村落为单位,每村包联一片区域,誓师要将绿色烙进右玉的历史基因中。有人搬水、有人扛苗,当时,“栽进去一棵,成活率不到10%,第二年就接着返工。”在长期和风沙斗争的过程中,右玉人总结出了“穿靴戴帽”等一系列土办法,油松、杨树慢慢地“稳住了”。

现在,行走在右玉,处处能看到当年的绿化成果——一棵棵高大的松树、“小老杨”,在右玉县的任意一个角落都能看到。右卫保卫战后,右玉县又陆续开展了“三战黄沙洼”等绿化战役,随后又乘胜追击,将荒坡荒山、边角地承包个人,继续推进绿化。李云生正是在那时承包了马头山。

春日里,马头山上惠风和畅。樟子松、落叶松长满山沟和垣面,暖阳下,桃花的一簇簇粉色惊艳着来客。

苍头河解冻了。3月的右玉,人们走向户外,哗啦啦的河水往北奔赴黄河,南山公园的绿色又悄悄爬上山坡,牛心山这座孤峰,解去冬的沉默,与温和的春风撞个满怀。右卫古城外的茶马古道上,仿佛又传来了马蹄滴答声与驼铃声。

绿水青山带来了金山银山。在右玉,生态产业拔节生长:华北最大的油松种植基地在此落地生根,首笔碳交易林正在酝酿中;经济林沙棘产业产值规模达数亿元,“右玉羊肉”地理标志更成为省内外认可的农特产品;每年研学、观光、红色教育旅游线路,成为热门打卡地,当年“三战黄沙洼”等绿树成荫之地,已成为课外实践基地。

桑干河常流水,成亲水旅游新亮点

桑干河,朔州的母亲河。“在朔州境内流经130多公里,下游流入官厅水库,是永定河的源头,是京津冀用水的重要水源地,也是当之无愧的‘华北水塔’。”朔州市水利局副局长陈江斌介绍。

在桑干河支流七里河上游的“引黄工程1号洞”,两台水泵机组日夜不停地抽水,黄河水浩浩荡荡地奔赴桑干河。10多公里后,七里河进入朔州城区。站在城边的沣汇公园山上,俯瞰5座造型各异的桥从北到南分布,河道蜿蜒美如画,湿地水草中聚集着上千只水鸟。很难想象,这里曾经遍地生活污水。

“以前,这两边可都是城中村和作坊企业,生活污水、工业废水直排河道,夏天就不敢在这久留,臭气刺鼻,到处是蚊子,河面上一层厚腻的水藻……”朔州市桑干河管委会副主任元子旗介绍,2020年开始,朔州市开展了沿桑干河的“清河行动”,以浚河、控污、固堤、绿岸、增水、兴业为目标,每天进行调度,用两年时间,把桑干河沿线整治成为现在的美丽风光。

沿线近260公里的清岸整治行动,并非一蹴而就。朔州市山阴县境内鸿浩村,此前是一个有着8个养猪场、多个垃圾清运场的沿线村。清河行动开始后,养殖户们阻挠机械进场,时任朔州市组织部副部长的彭雁说:“我们反复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一户一户啃,最后整村得以搬迁。”而在七里河源头某储煤场,光动员企业搬迁,人工、设备损耗就高达3.5亿元,即便这样,“也要勒紧裤腰带完成搬迁。”

清河,并非“一清了之”。在七里河旁踱步,依稀可以看到以前的样子:每隔一段路,便会出现几棵古杨树、古槐。这些树木,在搬迁过程中被保留下来,成为市民休闲散步时最自然、最传统的风光。

在朔州市东北部,神头泉的天然泉水区域,近百口天然泉眼咕嘟咕嘟争相涌出,对桑干河上游进行天然补给。从管涔山发源出的恢河,与七里河相会在太平窑水库外。从此,他们挥别了各自的名称,统一称为桑干河。据说,每年桑叶落尽的时候,便是桑干河断流之时,故有了桑干河的说法。

但桑干河,如今不会再断流。除了引黄工程外,桑干河沿岸近年来通过大规模农业节水建设,使这条季节性河流如今成为“水量丰起来”的代表。沿着桑干河一路前行,两岸水草丰美,桑干河时而分叉前往灌区,完成对沿线耕地的灌溉,时而聚合成库,尽现塞外高原湖泊水天相接的瑰丽壮美。

好风光,自然成为热门旅游地。在沿线神头村,户外露营、美食街等文旅项目的建设,受到了周边年轻人喜爱;下游的山阴县桑干河湿地公园,把王家屏纪念馆、河神宫、文魁塔等文物古建与自然旅游融合在一起。如今,以东榆林水库、桑干河湿地公园、恢河公园为代表的亲水旅游景区成为朔州休闲度假旅游新亮点。

“众手搭”保护文物,文旅结合出新篇

朔州的文物古建,在文物大省山西亦颇具特色。这里有世界名塔之一的应县木塔,现存辽金时代三大佛殿之一的崇福寺,全国最大的汉墓群,雄伟壮观、保存完好的辽代古城旧广武城,杨家将征战的金沙滩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山西是文物大省,有地上不可移动文物5.2万多处。如此数量众多的文物,在保护方面一直存在着人力、资金不足的情况。过去几年,山西提出“文明守望”工程,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守护。在朔州,今年已有25处文物被“认养”,社会化保护初步形成规模。

在山阴县合盛堡乡黄巍村,文物“认养”人李广善经常在佛殿庙外巡查,5年前,这里刚被修葺一新,院内明朝的壁画得到了有效保护。

李广善今年65岁,从小在文物跟前长大,对村内的文物有着特殊的情感。文物“认养”推行后,李广善第一时间报名参与文物保护,并在签署合同后,先后投入50多万元进行文物维护修缮。“修文物的方案要严格经过文物部门批准,并由具备专业资质的施工队进行施工。”李广善说。

走在佛殿庙的院子里,整齐的青砖红柱,与院内的苍松呼应。殿内的建筑、壁画,则是“修旧如旧”,被岁月雕刻的斗拱,被玻璃罩保护的壁画,都让来者感到震撼。“朔州市对2293处文物保护单位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开展低级别文物资源调查,发现不可移动碑刻石刻文物190处、单体数量410处。”朔州市文旅局局长刘晓琰介绍,“除此之外,我们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到文物保护中来,形成全社会‘千手搭’‘众手帮’文物活化利用的新局面。”

在朔州独特的“边塞旅游”中,古长城是亮点之一。近年来,朔州市出台《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朔州段)建设保护规划》等专项规划,投资35亿元,打造长城国家公园,开展山阴县长城旧广武村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建设项目工程等16个项目的地下文物勘探工作。以此为基础,朔州市推动长城沿线乡村旅游,建立省级3A乡村旅游示范村11个、“长城人家”29家。

文旅结合正在落地。山西广武国际滑雪场位于山阴县广武镇天圪老村南山,地处广武长城周边,雪场负责人高志礼介绍:“滑雪场首期投资3亿元,占地1000亩,拥有初级教学道、初级道、中级道和高级道16条雪道。”旧广武村村民张凤英说:“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后院的空房正在装修搞民宿,游客们来了就可以吃我们这地道的‘小杂粮’。”

朔州市副市长李润军说:“我们将持续落实《朔州市全域旅游发展规划》《朔州市桑干河景观规划》等专项规划,推动广武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桑干河文化旅游带打造、右玉生态文化旅游示范区提档升级等重点文旅工程,紧扣体验式、沉浸式文旅市场新需求,积极探索‘旅游+’模式,推出乡村生态游、康养休闲游等线路新产品,以文物和文化遗产为载体,拓展文旅融合新内涵。”

 
打赏
 
更多>同类朔州晋商

推荐图文
推荐朔州晋商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